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資訊 > 正文

愛茉莉看上了美國炙手可熱的彩妝新貴,助力其全球擴張

點贊 收藏 言午
愛茉莉看上了美國炙手可熱的彩妝新貴,助力其全球擴張

成立4年凈銷售額有4個多億,這個品牌的成功秘訣是什么?

12月17日,Milk Group集團旗下美妝品牌Milk Makeup宣布愛茉莉太平洋(Amorepacific)收購了其少數股權,支持其在韓國進一步擴張,交易條款沒有披露。

愛茉莉太平洋成為Milk Makeup的最新投資者,此前私募股權投資基金Main Post Partners和成長型股票基金Alliance Consumer Growth分別于2017年和2019年對Milk Makeup進行了投資。

愛茉莉太平洋和Milk將此次交易視為合作伙伴關系,Milk將從愛茉莉太平洋的區域優勢中獲益,而愛茉莉太平洋則希望學習Milk作為一個獨立品牌的快速發展策略

“Milk Makeup因其新穎的配方和純凈的成分而受到美妝愛好者的追捧。通過這一合作,愛茉莉太平洋將在未來為其進入韓國市場和其他市場提供全面支持。”愛茉莉太平洋集團總裁裴東賢表示。

Milk很可能會利用愛茉莉太平洋的分銷網絡,并考慮開設單品牌店。韓國業務的擴張預計將在未來12至18個月內完成,但該品牌表示目前不打算針對亞洲市場推出特定的產品。

彩妝新貴的誕生地

Milk Makeup由美國裔伊朗時尚企業家拉斯(Mazdack Rassi)和妻子贊娜(Zanna Roberts Rassi)、還有黛安娜?露絲(Dianna Ruth)、喬治·葛雷維爾(Georgie Greville)于2015年共同創辦,品牌以其創新的配方和純凈的成分迅速成為美妝愛好者的最愛。

Milk Makeup是Milk Group的一部分,Milk Group于1998年由Moishe Mana、Erez Shternlicht和拉斯(Mazdack Rassi)共同創立,并在紐約市中心開設了攝影工作室Milk Studios。

Milk Studios很快成為了知名攝影師和設計師的聚集地。2009年,拉斯與詹內?隆巴多(Jenne Lombardo)和基思?巴普蒂斯塔(Keith Baptista)共同創辦了“MADE fashion week”,一批富有才華的設計師嶄露頭角。

現在Milk Studios不僅是雜志封面拍攝的一站式地點,這里還可以舉辦音樂會以及紐約時裝周的時裝秀和派對。后來Milk Studios慢慢演化誕生了一個成熟的創意機構,為大型消費品牌提供內容,并擁有自己的編輯平臺。

現在這里發展成為一個類似孵化器的基地,不僅培育創意,還支持一些時尚和創意產業最具遠見的人才和創新品牌的伙伴關系。

受Milk社區和文化的啟發,Milk Makeup將個人風格和嘗試視為自我表達的終極形式。品牌文化融入了時尚、音樂、攝影和電影,產品由Milk Studios自主研發。

一群非行家的成功秘訣

Milk Makeup是建立在另一項強大的資產之上的:Milk Group在網上擁有140多萬粉絲,其中許多是年輕、有創造力的人,他們對跟隨傳統美容編輯和品牌潮流不感興趣。

在談到進軍化妝品行業的決定時,拉斯說道:“我們知道如何舉辦一個活動,讓5000個孩子在外面排隊。20年過去了,我們已經知道如何在時尚和音樂領域創造這些運動……我們看到了我們的社區,我們決定要為他們做點什么。”

“當時我在和Milk的合作伙伴們一起討論,我對他們說,‘你們知道,我認為我們有了一項新業務,那就是我們的品牌,接下去我們應該創造產品。”他和他的妻子,《嘉人》雜志的編輯贊娜,以及創辦電影制作公司的喬治·格雷維爾一起開始了頭腦風暴。

△聯合創始人之一的拉斯

拉斯解釋說他們都認為化妝品是“能提升人的力量,讓人感覺美麗”的配飾。當然,照相館推出化妝品系列并不是什么新鮮事。1996年,Smashbox做了這件事,并從他們工作室拍攝的照片中獲得靈感,推出了一款成功的產品。

事情就是這樣開始的,拉斯轉而求助于Milk Makeup的第四名聯合創始人黛安娜?露絲。露絲是美妝行業資深人士,她在利豐時為Bliss和Sugar開發產品,在Nu World時為貝玲妃開發Hard Candy和口紅皇后。

在這里,該公司在化妝品方面缺乏經驗成為了一項優勢。拉斯表示:“我現在意識到,許多人在推出新產品時,通常會先看所有人的暢銷產品然后再推出自己的版本。我們沒有看任何人的明星產品,我們沒有這個行業的包袱,我們只是用新鮮的眼光看待一切。”

Milk的另一項主要資產是它的工作室和員工,事實證明,他們都是有用的小白鼠。四位創始人會在他們的工作間里構思創意和產品——這個沒有窗戶的房間曾是侃爺坎耶·韋斯特(Kanye West)開發鞋子時的工作室,然后他會讓牛奶廠的員工試穿。

“我們真的把紐約和洛杉磯全部8萬平方英尺的牛奶廠用作研發空間。”拉斯說,“從中我們得到了一些啟示:首先,擠奶女工和男工們不使用工具,而是喜歡在匆忙中化妝,通常就在他們跑出門的時候。同樣,她們也沒有時間或愿望在中午補妝。他們關心產品的成分,希望公司使用不含苯甲酸酯的天然成分。他們也不會小心對待自己的產品——隨意把幾管粉底扔在地板上,把遮瑕膏扔進錢包。”

因此在消費者調查階段,他們得到的結論是:

1.Milk Makeup必須容易使用;

2.產品必須由高質量的原料制成,而且必須經久耐用;

3.最重要的是,它必須忍受城市生活方式的不斷變化和混亂。

4.這可能是Milk Makeup最大的創新:包裝注入抗菌銀

按照露絲的說法,“產品甚至可以被扔在浴室的地板上,仍然很安全,還不會變色。”

最后Milk Makeup推出的產品,最特別的一點就是幾乎所有的產品都是管狀,比如說腮紅棒、妝前乳棒、粉底棒等等,上妝便利,也十分利于攜帶出門。在配方上提供堅持零殘忍、無防腐劑、100%純素。

一開始做彩妝的Milk Makeup現在也有涉及護膚品類,有固體精華棒、保濕霜等產品。Milk Makeup的產品售價在15美元到42美元(RMB105-300元)之間,目前有在絲芙蘭、Urban Outfitters、Cult Beauty,以及按月訂購美妝電商 Birchbox等渠道銷售。

除了創新產品外,Milk的賦權(通常是混合性別的廣告)也是其成功典范。比如,在推出其男女皆可使用的Blur Stick妝前產品時,Milk發起#Live Your Look運動以鼓勵自我表達和個性。

之后Milk Makeup又發起#Blur The Lines活動,在宣傳時邀請了七位不同性別和性取向的模特參加,從直接到跨性別再到無性別,通過視頻內容、照片系列,有說服力的故事和訪談,他們分享了有關身份的個人信息,目的是打破化妝上的男女性別界限,宣傳包容性。

Milk還擁有自己的會員文化,吸引了Z世代群體,并努力在推出品牌的城市里建立一個消費者社區。“我們把超級粉絲聚集在一起,讓他們活躍起來。我們真的把Milk Makeup當作一個平臺,一個以社區為基礎的概念。”Milk的四名創始人之一拉斯(Mazdack Rassi)說道。

據說Milk Makeup的銷售增長很快,在短短六個月的營業時間里其銷售額增加了三倍,業內人士估計該品牌2019年的凈銷售額將達到6000萬美元(RMB4.2億元)。

這種增長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Milk Makeup的戰略擴張。據拉斯表示,第一年,Milk Makeup的產品線就引起了轟動;第二年,品牌更深入地研究美妝產品;第三年,公司專注于擴大銷售。

今年2月,Milk在英國推出,今年9月還把業務擴展到歐洲,進入德國、西班牙和斯堪的納維亞國家。“隨著我們的發展和擴張計劃,我們一直對亞洲業務非常感興趣。”拉斯說道。

消息來源| WWD、m.theinvestor、Businesswire、Smagazineofficial、Businessoffashion

圖片來源| 同上

責任編輯:木頭

本文版權歸“聚美麗”所有
投稿、轉載、合作等事宜請聯系:[email protected]
未經許可轉載此文,聚美麗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

福彩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结果